魔兽世界-她的故事_1

4 6月 by admin

魔兽世界-她的故事_1

魔兽世界:她的故事
她的经历和她的感触。   她住在回音群岛,她的名字叫艾妮卡,据说她在的服部落和联盟的比例是1:7,不过她认为联盟没有那么多,因为火焰节的时候她去联盟三大主城偷过火,大概联盟是部落的3倍差不多了。   她公测的时候就开始玩了,而且只把大号练到45就开始玩小号,小号60以后才把大号补练至60。   她以前从不下大型副本的,因为她总是10点或10点半就下线了,太晚睡觉对皮肤不好的。在当时,没有一个公会能那么早结束活动。   和许多男玩家喜欢玩女号一样,她的小号是男号,她特别喜欢男牛头人:宽宽的肩膀,憨厚的表情,连走路的姿势都那么可爱……   她在公测第2天加入了一个有着可笑名字的公会“一般般爱吃”。会长叫:我爱吃水果;官员们叫:我爱吃香蕉,我爱吃香蕉皮,我爱吃西瓜之类的名字。   收费后一个月,会长那一伙人就神秘失踪了,500人的会逐渐衰弱,最终沉淀下160个“死人”。   她不厌其烦的练着一个又一个小号,每个小号都至少有1个仓库号,什么垃圾都舍不得卖,只要不是灰的,全部都收进仓库里。她认为总有一天会用得到的。   她甚至为她的小号着想,存了一仓库的草药和一仓库的矿石,如果小号再练工程或炼金,就会很方便了。   很偶然的,她听说有人要创立一个周末下午进行RAID活动的公会,现在正在收人,于是她离开了只有一、两个活人的“一般般爱吃”加入了“部落的契约”。原因有两个:一是她也想体验一下40人副本是怎么回事情,二是这个会的会长叫“非常非常懒”,这名字似乎和“一般般爱吃”有异曲同工之处。(一个好吃?一个懒做?呃……当我什么也没说。)   开荒时,会里就41个人,扣除几个没满60的,还不够1个团,好在会长叫了几个朋友来帮忙,MC之旅算是正式开始了。她似乎在一个运气很好的公会,在大家装备都是绿加蓝的情况下,周六下午过了1~2、周日下午过了3~4。第二周大家都有经验了,周六1~4,周日竟然打了5~8。之后公会27人开荒了黑龙,MC渐渐打通了,进入FARM阶段了。   她感到在一个40人的团队里,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,但是团结起来,什么事情都能做到。她觉得40人副本还是蛮好玩的。   因为是学生公会,所以在期末考试期间活动停止了,几周没有活动,加上一些其他原因,许多人离开了这个会,人少了以后RAID就组不起来了,从此一蹶不振,名存实亡了。   她满怀忧伤又回到了“一般般爱吃”,除了她和她的小号,这个公会没有活人了。但是这是她心灵的乐土,看着那些最后上线时间是1年多的曾经的朋友们,美好的回忆开始了……   她最早是被片头动画所吸引开始玩WOW的,因为她一直很喜欢欧式的奇幻风格。她最早是玩暗夜的,因为片头中暗夜很漂亮。不知是因为自己苯还是暗夜血太少,才6级就死了N次了,大半的时间都在找尸体的路上。她开始觉得暗夜很难看,因为暗夜没有眼珠,和片头动画里的暗夜精灵完全是两回事。她弃明投暗,加入了部落。她觉得女兽人太难看了,巨魔种族天赋不好(公测时巨魔种族天赋真的很不好),女牛头人一定会被人叫成“奶妈”的,特别是那个奶牛花纹的o_0。剩下只有和暗夜一样有着两个发光眼睛的亡灵了,死人如果有眼珠那似乎很可怕,而同样是发光体的眼睛在亡灵身上却很好看。   从墓地出来的第一个任务名字叫“突然醒来”,真是幽默呢。比起无聊的暗夜新手村任务,亡灵新手村任务有意义得多,1级就开始打天灾了。(虽然那时候还不太明白亡灵打亡灵为什么还要找个这样的借口。)   她觉得探索这个神奇世界的乐趣远超过练级,当她第一次发现幽暗城时,那种兴奋难以言语。那时几乎所有的亡灵都是“一般般爱吃”的,她跟着大部队来到银松,又来到塔伦米尔,用WG的联盟玩家着实把她杀郁闷了……那个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她,那是一个牛头人战士,要知道在清一色亡灵的地方,一个牛头人是很显眼的。他们成了好朋友,组队练级,聊天,最后他成了她游戏里的“老公”。只要他们都在线,他们一定会在一起,她和他视频过好几次,她甚至天真的觉得网恋那千分之三的几率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,而现在她觉得当时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。   “夫妻以裸露的身体相对,朋友以裸露的心灵相对”他们相互告诉对方帐号,以示信任。但是终于在收费后不久,他说要离开三区,他和他的朋友们准备在四区创一番事业,他要带上她这个“家眷”,要她一起去四区,而且是去联盟。   她当然坚决反对,虽然她很喜欢练小号,但是那是因为有大号提供背包和资金的情况下,如果只有6格小包,像她这种什么垃圾都要存着的作风……她不想再受一次没有足够大背包的折磨,让她在几个东西中选一个丢掉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而且她在塔伦米尔被LM杀得留下了心理阴影,她无法忍受和LM组队一起玩。   于是,他把她的密码改了。她是术士,40级不用买马,存了很多钱。他把她的钱,和各仓库中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。他没再对她说什么,她也知道他想说什么。那时候一张点卡的价格好象才80~120G,他换了3张点卡去了4区了。她连质问他的力气都没有了,她开始庆幸,庆幸这样一个恶梦从她身边离开了。他从QQ里告诉她,他本来想删了她的人物,他得不到她,也不想让其他任何人得到她,他这么做只是想逼她来4区,她说他是疯子。他承诺在3区失去的,在4区他都会补偿。她已经把他看透了,删掉了他的好友,再也不想见到他……   游戏里是没有法律的,她觉得一个人如果在游戏虚拟的环境下仍然能够遵守道德和法律,注意自己的语言的文明,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君子。失去了约束,才能看到人的本质。如果一个人在游戏里能做出这么没有道德的事,那他现实中一定不是个好人,或者说表面上看是个好人,其实是个伪君子。她被老公盗号的损失现在看来其实不是很大,她痛恨那些没人性的盗号者,最起码给别人留条退路吧?最起码为别人留一身装备吧?10几个连结水晶真的比良心和人性还重要吗?她的几个好朋友因为被盗号而被迫离开了WOW。虽然盗别人的号已经是不对了,但是为别人留一身装备别人还是会感激这个盗号者还有人性。她觉得现在的盗号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不给别人留一条退路,肯定要遭报应的。她诅咒所有盗号不留身上装备的人,并相信这种诅咒与痛苦诅咒一样,随时间推移,威力会越来越大!   和老公分开后,她就很少再玩术士了,她专心而麻木的练着小号,小号60后,才把术士练到60……   而如今她又回到了“一般般爱吃”,回到了提瑞斯法林地,当看见那第一个NPC时,她感觉现在才“突然醒来”,之前的事,仿佛是一个很长的梦,很长,很久远,中间许多部分都已模糊不清了,但梦的源头还很清晰: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她遇见了这第一位NPC,NPC告诉她,还好她突然醒来了,不是每个人都能醒来的,她差一点就和那堆尸体一起被烧掉了……